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恨,無絕期

清明將至,這春來冬未去的天氣亦如我的心情一樣陰霾。
  媽媽去世將近十個年頭,我從未在清明回去看過她。現在爸爸也不在了,思念一發不可收拾。
  我是非常想回去也應該要回去的,但我卻在逃避回去。更確切地說我是不想回去看見那個人。
  那個在我們家生活了九年也給我們家帶來九年戰爭的人;那個我用對待親媽一樣的心情去對待而她總在背後捅我一刀的人;那個我懷孕爸爸買東西給我吃她卻跟爸爸吵架的人;那個曾聽哪個人說哪家有錢就逼著我和妹妹去和人家兒子相親的人;那個踐踏我們尊嚴的同時還不忘貶低我們已逝媽媽的人;那個不但從不理解爸爸也未用心愛過爸爸的人;那個在爸爸離開後還總在他心疼的女兒的痛口上撒鹽的人;那個曾答應爸爸好好照顧小妹,但爸爸走後她沒在家住過一天卻也不肯把鑰匙留給小妹的人;那個爸爸的百日祭都不曾回家看一眼的人;那個自己把家裏的東西都送了人,卻跟鄰居說親戚把家裏的東西都拉走了;那個春節留了五千塊錢給她,她仍然跟鄰居說我們一分錢都沒給也不管她的人;那個在小妹上學時間,把小妹八成新的鞋拿去送人的人;那個總在別人面前數落孩子的不是,到處跟人家說爸爸離開是因為我在他家過年,給爸爸治病不及時的人;那個小妹喊了九年的媽現如今除了要錢,對她不聞不問的人;那個我和妹妹恨一千遍一萬遍也不足矣的人。
  我不是一個記仇的人。但只要想到她,我不但渾身顫抖,心中也有一團憤怒的火焰熊熊燃燒。有眼淚但不是傷心。生氣和憤怒,似乎要把自己撕裂。
  我知道這樣的情感糾纏傷的是自己。也一度的勸自己:“忘了吧!但求無愧於心。”忘,真的很困難。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能放下曾對奶奶的恨卻撫平不了她帶給我們的傷。
  曾經,每個人都說媽媽離開是因為奶奶重男輕女的思想太嚴重。我們姐妹四個她未曾正眼看過。甚至小妹剛出生,她一看是女孩,連衣服也不給她穿掉頭就走。就連現在我們最恨的那個人都是她曾經強加給我們家的。
  媽媽去世後,奶奶不願照顧我們姐妹。硬是逼著我答應讓那個人嫁給爸爸,那個人的兒子入贅到我們家。那年我僅十九歲,卻被奶奶定下一生。讓我放棄學業,和那個人的兒子一起外出打工。
  相處不久,我反悔啦!因為我至始至終都不喜歡這樣的安排,而且那個人也只是不斷地給爸爸增加煩惱而已。那時,爸爸給了我莫大的支持。對她兒子花了不少錢,也費了不少的勁說服奶奶和當初的介紹人,也天天忍受著那個人的罵,才有了我現在的生活。不然,我現在應該還在水深火熱當中。
  這事連妹妹都無法忘記,想想就說媽苦我也苦。但,對奶奶的恨,我早已釋懷。
  我也常跟她們說:“能忘的,該忘的,全都忘了吧!太多的傷、恨糾纏在一起,會讓我們崩潰的。”
  說來容易做來難啊!
  勸了她們勸不了自己的心。
  就像現在,我綿綿無絕期的思念裏也夾雜著綿綿無絕期的恨意。
  我想回去祭奠自己的父母,想去把爸爸的照片帶走,但不想看見她;甚至想去和她大吵一架,永生不嚮往來,但脫不了道德的束縛。
  恨,讓我無所畏懼。聽到可以當作沒聽到,眼不見心不會煩。既然無法制止就隨她去吧!我有理由恨也有理由不恨。該發生的總會發生,該停止的自然會停止。
  我不想逃避,但無法面對。
  我不想恨,但無可抑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