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再見,時光

如果活的太快樂,就會恐慌,仿佛來的太過順坦,總是有些細微的預感。覺得自己活在快樂裏是一種錯誤,在瘋狂的沒有退路的青春裏,找不到幸福的理由。

  他說看見你的第一眼就覺得你這個女孩太冷了。以致很久以後,他一直微笑著抱怨,被你騙了,早知道就躲得遠遠的好了。彼時,他被我拉著大街小巷滿世界尋找蝴蝶飾物,他說你的近乎瘋狂的的執著與迷戀,到底怎樣才能掩藏在這幅冰冷的表情裏?我微笑不語。淡漠,無情,自私。這是你的關於我的第一印象,並為此擔憂卻懷著好奇的本能不斷靠近我。你是為了什麼來到我的身旁。因為你的好奇心還是你覺得這個永遠在眼底泛上淡淡倔強的悲傷的女孩,在她冷漠的臉龐下掩蓋的是哪一段故事,哪一場回憶。

  是啊,是什麼在改變,曾純真的我變得如此淡漠,關於感情,關於世事,關於人情冷暖,淡漠的對待,這樣嫺熟至毫無察覺。

  我狡黠的反問,那你呢,知道了以後為什麼還留在我身邊?他說我瞭解你,一旦習慣養成,便不願輕易改變。故意接近你,瞭解你,為的是有一天讓你習慣上我,習慣讓我照顧你,習慣我手的溫度,習慣身邊有一個我存在,習慣依賴我,再也不願意戒掉。

  冬天來了。

  某一個午後,泡了杯奶茶,坐在陽臺。陽光直射我的身體,悲傷的細胞無法衍生繁殖,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是終級的歡娛。回想起第一次看見他的模樣。在三二坊裏看書,依然選了一個接近陽光的角落,安靜沉浸。有人推門進來,抬頭,一眼望進心裏,背著光,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覺得他的目光未曾移開。我放下書,對視。他的目光清澈而坦誠,好看的男人。他那樣走到我面前,千言萬語般流過腦海,直至一句,終於遇見你。

  他說過,他以為的幸福就是尋著深愛的人。我反問,即使你不能陪在她身邊,也會幸福嗎?他說,因為愛著,所以一切都可以忽略。我們之間有整整二十釐米的距離,走在一起的時候,我須要仰頭才能對話。很多時候,我低頭走路,低頭說話,以低調卑微的姿式出現在人們的視線裏。也許是自卑吧,希望自己像空氣般存在,看不見摸不著,不被注視,可以忽略。是個無關緊要的小角色。卻是這個俊朗的微笑的男人,義無反顧留在我身邊,毫不含蓄的目光逼仄的讓我無處躲藏。

  曾在半夜講很長的電話,說了很多話,他醉了,一直喊著我的名字,一直一直不停喊。聲音是細小無力的,沒有邏輯,詞不達意,我依然能明白。他說他很難受,他說他的胃快要吐出來,他說喜歡一個人吧,他說你在聽嗎,他說你應該喜歡上一個人......

  過了一會兒,他安靜下來,終於不再講話。我聽到漸勻的呼吸聲,掛掉電話。站立起來,因跪在地毯上太久,腿有些麻了。進廚房倒了杯白開水。站立在窗口。他很久沒有這麼失態。

  喜歡上一個人,我沒有信心。仿佛一夜間喪失了這種能力,愛漸漸不見。
返回列表